一路向北穿越尸骨之路

一路向北穿越尸骨之路

距离2012年7月14日杨帆首次骑长江750挎斗摩托车开始环球摩旅已经过去整整四年时间了。今年夏天,杨帆再次踏上征程,决定开启《世界上的另一个我》全新欧洲季的期待之旅。

这次杨帆选择骑着国产品牌嘉陵JH600B-A摩托车作为本季的钢铁情人,陪同他历时两个月,穿行两万公里,到访12个欧洲国家的18所城市,共计拍摄到了16名同年同月同日生的“另一个我”。这些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另一个我分别来自于立陶宛、奥地利、德国、瑞士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法国、丹麦、比利时、芬兰、塞尔维亚、乌克兰。他们有着相同的人生起点,却有着不同的命运走向,性格和思想也大相径庭,透过同一个生日的人这扇窗口可以窥见人生的丰富多彩。

《世界上的另一个我》是旅行的故事,是一次用车轮丈量世界的壮举,是不同文化间的碰撞与交流,更是关于缘分的故事,是奇遇、邂逅以及相逢的极致呈现;《世界上的另一个我》为您讲述成长的故事,呈现21世纪90后一代人的集体写真和青春对话。

2016年7月31日,旅行家谷岳与杨帆从北京出发,驾驶着摩托车一路向北,计划穿越俄罗斯著名的“尸骨之路”,这条俄国革命时期由犯人修建的道路,前方充满了未知的冒险等待勇者的征服……

谷岳:
华裔美国人,环球旅行者。
其主要事迹:有2003年,从西雅图开始出发,带着一只背包,三台相机,和一张单程机票,历时两年零一星期,走了18个国家,最终回到出生地——北京。 在09夏天一路只依靠陌生人的帮助,搭便车、经过1万6千多公里、13个国家,穿越中国、中亚和欧洲,直到柏林见其女友。
从2010年一路向南开始,我疯狂的爱上了摩托车旅行,轰鸣的引擎声一路伴随的感觉实在让我上瘾。14年和15年,我分别在冰岛和摩洛哥进行了两次骑行之旅,那两次的旅行简直是为摩托车的完美定制,而我的心里又慢慢开始计划一个更加冒险的摩托车之旅。

杨帆:
年轻的90后中国导演,带着勇气与信念骑上挎斗摩托车开始了他的环球旅行,只为寻找和他一样生于1990年10月5日的人,拍摄生于同一天却有着完全不同生活和人生梦想的青年。在他身上可以看到90后青春的肆意招摇,青年的梦想在闪闪发光。就像他说的那样,“我愿做温柔的火光,潇洒地灼伤平庸,点燃世俗;我愿做凯鲁亚克的血液,带着摇滚的肝,勇士的胆,嬉皮浪漫的心,奇迹般重生于世。”

世界上的另一个我

尸骨之路:
在俄罗斯远东地区,一条公路连接马加丹和雅库茨克两地,这条公路名叫科雷马公路,而它更为人知的称呼是“尸骨之路”。科雷马公路建于1932年,1953年落成。这是一片被称为“斯大林的死亡环”的地带,在1917年俄国革命爆发之前,将近80年的时间一直作为发放政治犯的地方。后来,在斯大林的统治下,很多犯人也被驱赶至此,修建从马加丹海岸到首都雅库茨克的科雷马公路。当地人一直把这条公路叫做“尸骨之路”, 因为据说平均每一米公路上都死了一个犯人。全长2032公里的“尸骨之路”修建在永久冻土层上,只有在冬天河流封冻的时候才可以勉强通过,一到夏季整条路都会变得泥泞不堪,已经不能用“路”来形容沼泽也许更加适合。

世界上的另一个我

打赏作者
喜欢这篇文章 !? 请作者喝杯咖啡 !?

您的支持将鼓励我们继续创作!

[微信] 扫描二维码打赏

[支付宝] 扫描二维码打赏

关于水人

分享/收集生活中的美,遇见世界上另外一个你!...

查看所有文章

留下我的足迹...

*

*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.必填选项*

返回顶部